<sub id="1pnnj"><dfn id="1pnnj"></dfn></sub><sub id="1pnnj"></sub>

<sub id="1pnnj"><var id="1pnnj"></var></sub><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output id="1pnnj"></output></var></address>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

        <sub id="1pnnj"></sub>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sub id="1pnnj"></sub><address id="1pnnj"></address>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

                      <sub id="1pnnj"></sub>
                    <sub id="1pnnj"></sub>

                    滿江紅·直節堂堂

                    [宋] 辛棄疾
                    直節堂堂,看夾道、冠纓拱立。漸翠谷、群仙東下,佩環聲急。聞道天峰飛墮地,傍湖千丈開青壁。是當年、玉斧削方壺,無人識。
                    山木潤。瑯玕溫。秋露下,瓊珠滴。向危亭橫跨,玉淵澄碧。醉舞且搖鸞鳳影,浩歌莫遣魚龍泣。恨此中、風月本吾家,今為客。
                    作品賞析
                    【注釋】:
                    作者在南歸之后、隱居帶湖之前,曾三度在臨安做官,但時間都很短。乾道六年(1170)夏五月,作者三十一歲時,受命任司農寺主簿,乾道七年春山知滁州。這段時間是三次中較長的一次,本詞可能就是這次在杭州作的。
                    冷泉亭在杭州靈隱寺前的飛來峰下,為唐剌史元所建。白居易《冷泉亭記》說 :“東南山水,余杭郡為最;就郡言,靈隱寺為尤 ;由寺觀,冷泉亭為甲。亭在山下水中央,寺西南隅 ,高不倍尋,廣不累丈,而撮奇得要,地搜勝概,物無遁形 。”它不但靠近靈隱寺和飛來峰,而且就近登山,還有三天竺、韜光寺、北高峰諸名勝。詞的上闋寫冷泉亭附近的山林和冰來峰;下闋寫游亭的活動及所感。
                    上闋自上而下 ,從附近的山林和流泉曲澗寫起。
                    “直節堂堂,看夾道冠纓拱立 。”說山路兩旁,整齊排列的高大的樹木,象戴冠垂纓的官吏,氣概堂堂地夾道拱立。這在修辭上是擬人手法;在句法上是形容句置在主句之前。“直節堂堂”,形容“拱立”的樹木高大挺拔,倒戟而出,形成突兀雄偉的氣勢,并寄托了作者的志趣;第二句綰合上句,并形容樹木枝葉的茂盛垂拂。“漸翠谷、群仙東下,珮環聲急。”說兩旁翠綠谿谷的流泉,漸次流下,聲音琤琤琮琮,象神仙衣上的環珮叮噹作響一樣。其意本于柳宗元《至小丘西小石潭記》:“隔篁竹,聞水聲,如鳴珮環 。”這也是擬人的寫法。上一層以列隊官吏擬路旁樹木,有氣勢,但讀者不易領會,稍嫌晦澀;這一層比擬,由粗入細,形象自然、優美,比較容易理解 。“辛詞才氣橫溢 ,常不擇粗細 ”,信手拈來,但都能靈活驅使,此處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下面四句 ,集中寫飛來峰,由“誰信”二字直領到底。飛來峰并不高,但是形勢奇矯如靈鷲《淳祐臨安志》引晏殊《輿地記》說:“晉咸和元年,西天僧慧理登茲山,嘆曰 :‘此是中天竺國靈鷲山之小嶺,不知何年飛來。佛在世日,多為仙靈所隱,今此亦復爾耶?’因掛錫造靈隱寺,號為飛來峰。”巖有矯龍、奔象、伏虎、驚猿等名稱,是因為遠看有高峻之感。“天峰飛墮地 ”,狀飛來;“傍湖”,指在西湖之濱;“千丈”,狀高;“青壁”指山峰,承“天峰墮地”;“開”承“飛”字 。“誰信”二句描寫飛來峰,氣勢雄偉,但和起兩句比較,則辭意細密,峭而不粗。“是當年、玉斧削方壺,無人識。”玉斧泛指仙人的神斧;方壺 ,《列子·湯問》所寫的海上五個神山之一。句中意思是:飛來峰象是仙人用“玉斧”削成的神山一樣,可惜時間一久,滄桑變幻,現在已無人能認識它“ 當年”的來歷和面貌,以補充解釋、描寫飛來峰作結,調子轉為舒和。
                    下闋“山木潤,瑯玕濕。秋露下,瓊珠滴 ”,寫亭邊的木石。瑯玕,美石;瓊珠,即秋露。因秋露結成瓊珠般的水點下滴,所以木石都呈濕潤。這四句形式平列,但前后有因果關系 。“向危亭橫跨,玉淵澄碧。”上句寫游亭,下句寫冷泉秋天流水澄清如碧玉。
                    以上幾句,調子承上闋的歇拍,仍然舒和 。“醉舞且搖鸞鳳影,浩歌莫遣魚龍泣。轉寫自己游亭活動,觸動豪情和身世,調子又轉為豪邁激昂。”“醉舞”句寫豪情,“鸞鳳”自喻 ,“浩歌”句寫感慨,“魚龍”因泉水而聯想。“恨此中、風物本呈家,今為客。”為什么醉舞還會發出悲痛的“浩歌”,怕歌聲會使“魚龍”感泣呢?這二句正可說明其內在的,復雜的原因。作者的家鄉在歷城(今濟南 ),是山東的“ 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勝地,原有著名的七十二泉,其中也有叫冷泉的;那里大明湖、趵突泉附近有許多著名的亭子,如歷下亭、水香亭、水西亭、觀瀾亭等,也有可觀的美景“風物本吾家 ”,即謂冷泉亭周圍景物,有和作者家鄉相似的地方。為什么又會因此而產生“恨”呢?原因是作者南歸之后,北方失地未能收復,不但素愿難酬,而且永難再回故鄉。只能長期在南方作客,郁郁不得志,因而觸景懷舊,便有了無限傷感。要想排遣這種傷感,只能通過醉中的歌舞,但事實上是排遣不了的。話說得平淡、含蓄,“恨”卻是很深沉的。
                    這個“恨”,不僅是關系個人思鄉之“恨”,而且是關系整個國家、民族命運之“恨 ”,自然會引起讀者強烈的同情。
                    這首詞由西湖景物觸動作者的思鄉之情聯想到國家民族的悲哀,表達含蓄悲憤深廣 ;寫景形容逼肖,而開闔自然。它并非是作者刻意經營的,但是能見出作者詞作的風格特點和功力。
                    頂部
                    视频快速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