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2lmra"></tbody>
    1. <tbody id="2lmra"><pre id="2lmra"></pre></tbody>

    2. <rp id="2lmra"></rp>

      琵琶行

      [唐] 白居易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弦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盡事。
      輕攏慢拈抹復挑,初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
      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
      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弦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客。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云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閑度。
      弟弟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空守船,繞船明月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廬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弦弦轉急。
      凄凄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分類標簽: 唐詩三百首 高中
      作品賞析
      〔1〕潯陽江:即流經潯陽境內的長江。索索:形容楓樹、 蘆荻被秋風吹動的聲音。
      〔2〕回燈:移燈。重:再。
      〔3〕轉軸拔弦:將琵琶上纏繞絲弦的軸,擰動以調音定調 。
      〔4〕掩抑:掩蔽,遏抑。思:讀去聲。
      〔5〕攏:左手手指按弦向里(琵琶的中部)推。 抹:向左拔弦,也稱為“彈”。霓裳:即《霓裳羽衣曲》。六玄:大曲名,又叫《樂世》、《綠腰》、《錄要》,為歌舞曲。
      〔6〕大弦:指最粗的弦。小弦:指最細的弦。嘈嘈:沉重 舒長。切切:細促輕幽。
      〔7〕間關:鶯語流滑叫“間關”。幽咽:遏塞不暢狀。
      〔8〕迸:濺射。
      〔9〕曲終:樂曲結束。拔:奏彈弦樂時所用的拔子。當心 畫:用拔子在琵琶的中部劃過四弦,是一曲結束時經常用到的右手手法。
      〔10〕舫:船。
      〔11〕斂容:嚴肅矜持而有禮貌的態度。
      〔12〕蝦蟆陵:在長安城東南,曲江附近,是當時有名的游樂地區。
      〔13〕教坊:唐代官辦管領音樂雜技、教練歌舞的機關。
      〔14〕秋娘:唐時歌舞妓常用的名字。五陵:在長安城外,漢代王個皇帝的陵墓。纏頭:用錦帛之類的財物送給歌舞妓女。
      〔15〕綃:精細輕美的絲織品。
      〔16〕鈿頭云篦:鑲嵌著花鈿的發篦(櫛發具)。擊節:打拍子。
      〔17〕顏色故:容貌衰老。
      〔18〕浮梁:古縣名,唐屬饒州。在今江西省景德鎮市。
      〔19〕來去:走了以后。
      〔20〕夢啼妝淚:夢中啼哭,勻過脂粉的臉上帶著淚痕。闌干:形容流淚。
      〔21〕重(讀平聲):重新,重又之意。唧唧:嘆聲。
      〔22〕嘔(音歐)啞嘲哳(音折):形容聲音噪雜。
      〔23〕琵琶語,琵琶聲,琵琶所彈奏的樂曲。
      〔24〕卻坐:退回到原處。促弦:把弦擰得更緊。
      〔25〕向前聲:剛才奏過的單調。
      〔26〕青衫:唐朝八品、九口文官的服色。


      門前冷落車馬稀①?老大嫁作商人婦②
      ①門前句:因容顏衰老,無人光顧,門前一片冷寂寥落,車馬來往越來越稀少。
      ②老大句:年紀大了,改娼女生涯為商人婦。這兩句寫娼女年老色衰,世情炎涼,門前一片冷落,車馬越來越少,無可奈何之間,改作商人之婦。以如訴如泣的抒情筆調,抒寫琵琶女悲苦的身世,令人同情。

      大弦①嘈嘈②如急雨?小弦③切切④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⑤
      ①大弦:琵琶有四弦,一條比一條細,最粗的一條即是大弦。
      ②嘈嘈;大弦彈出的聲音,沉重舒長,如急雨蓋地。
      ③小弦:最細的一條弦。
      ④切切:小弦彈出的聲音,細促清幽,如切切私語。
      ⑤大珠句;形容琵琶彈出的聲音,如大小不同的珍珠,瀉落在玉盤里。⑥詩題一作《琵琶行》。
      ?《琵琶引》與《長恨歌》同為具有獨創性的長篇敘事詩,千古不朽的名作,寫于詩人任江州司馬時。早在詩人生前,已經是“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此后,一直傳誦國內外,顯示了強大的藝術生命力。這四句的前兩句是說彈奏琵琶音響之精微,忽如急雨,忽如私語;后兩句是說琵琶把大弦和小弦嘈嘈切切的聲音雜彈在一起,繁弦連貫、變化多姿,其聲如大小參差的珍珠瀉落在玉盤里,令人神往,令人陶醉!詩人以豐富多彩、精妙新巧的比喻,描繪變化多端的音樂形象,出神入化,維妙維肖。雙聲和雙音疊韻詞的運用,更加強了悅耳的聽感和韻律的節奏,突出地表現了詩的婉轉、動聽的音樂美。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①等閑度②
      ①秋月春風:比喻美好的青春年華。
      ②等閑度:輕易地、隨隨便便地度過。
      這兩句是說,琵琶女自敘身世,昔日的娼女生涯,在歡樂之中,把青春輕易地、隨隨便便的消磨掉了。憶昔思今,感到無限悔恨和痛惜。
      --引自李濟洲編著之《全唐詩佳句賞析》http://tshjj.yeah.net/

      【注釋】:湓浦口:湓水進入長江處。潯陽江:九注市北的長江一段。攏、捻、抹、挑,都是彈琵琶的指法。霓裳:《霓裳羽衣曲》的簡稱;六么,本名《錄要》,即樂工將曲的要點錄出成譜,皆為當年京城流行的曲調。
      【簡析】:通過寫琵琶女生活的不幸,結合詩人自己在宦途所受到的打擊,唱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心聲。社會的動蕩,世態的炎涼,對不幸者命運的同情,對自身失意的感慨,這些本來積蓄在心中的沉痛感受,都一起傾于詩中。它在藝術上的成功還在于運用了優美鮮明的、有音樂感的語言,用視覺的形象來表現聽覺所得來的感受;蕭瑟秋風的自然景色和離情別緒,使作品更加感人。



      元和十年(815 ),白居易因為直言進諫得罪權貴,遭讒被貶為江州司馬,滿懷抑郁,無處宣泄。于次年秋天送客湓浦口之際,借描寫琵琶女的不幸身世,抒發了對自身遭際的無限感傷和對黑暗政治的強烈憤慨。行,樂府古詩的一種體裁。全詩敘事曲折,篇幅宏大。與詩人的另一長篇巨制《長恨歌》一樣,同為傳世不朽之作。白居易死后,唐宣宗李忱曾寫詩悼念他,其中就有“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之句,可見當時就流傳極廣。

      這首詩可分為三段 。開頭至“東船西舫悄無言,惟見江秋月白 ”為第一段 ,敘述與琵琵女的偶然相遇,及其彈奏琵琶的精湛技藝。詩人送客江頭,秋風蕭瑟,一片凄涼。賓主話別,醉不成歡,實際是借酒澆愁愁更愁。此時此刻,忽然聽見有琵琶彈奏聲隱約傳來 ,賓主不約而同地被吸引過去 。由描寫朋友話別到引出琵琶聲及彈奏琵琶的倡女,轉接極其自然巧妙。同時也從側面烘托出彈琵琶者演技非凡,接下來描寫藝人的出場,先是“琵琶聲停欲語遲”,“遲”字表現出琵琶藝人猶疑不決,似有隱衷,復又“千呼萬喚始出來 ,猶抱琵琶半遮面”,這后一句描寫女子羞答答的樣子極傳神巧妙,為流傳很廣的千古佳句。同時又暗示著這是個飽經風霜 ,深受磨難的不幸藝人。果然 ,在調弦定音后,“弦弦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 ”,弦聲低沉,似乎彈者有意掩藏、壓抑內心的情感。每根弦都發出低沉憂郁的聲音,每一聲都寄寓著無限的哀怨。這就為后面描述琵琶女的不幸身世做好了鋪墊。詩從寫琵琶女的試彈動作開始,一步步將讀者引入樂曲優美的情境中去。她的演技是精湛神妙的,詩人以“低眉信手續續彈”,“輕攏慢撚抹復挑”兩句描繪其技藝嫻熟。因為訓練有素,雖是信手彈來,也無不合乎節拍,彈技可謂爐火純青之境。詩人接下來運用復雜而又連貫、貼切而又優美的比喻,形象地描繪了琵琶聲的美妙,節奏快慢轉換的變化 。嘈嘈急雨 ,切切私語,珠落玉盤,鶯語花底,泉流冰下,一連串精妙絕倫的比喻仿佛使讀者身臨其境 。至于樂聲低緩停歇如冰泉冷澀,進入高潮如銀瓶乍破,鐵騎突出,及曲終收撥時的聲如裂帛,句句是新穎貼切的比喻,其中“大珠小珠落玉盤”不僅使人想見其聲之清脆,進而還會體驗樂聲如珠玉般圓潤的感覺 。最后詩歌用“ 東船西舫悄無言 ,唯見江心秋月白 ”作結,說明了樂曲的動人效果,使人陶醉在琵琶彈奏所造的藝術氛圍中。

      從“沉吟放撥插弦中,整頓衣裳起斂容”至“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是第二段,琵琶女自訴其辛酸的經歷和眼下的不幸遭遇。從她的訴說來看 ,她曾是個色藝俱佳的藝人。年輕時,五陵年少,富貴公子爭相饋贈纏頭之費。那個時候,她頭戴鈿頭銀篦,歌舞時用手擊節,上身相應顫動,首飾有時竟墮地而碎;或穿紅艷如血的羅裙,日日與少年宴飲笑謔 ,不覺酒翻而裙污,也不感到過可惜。春花秋月,良辰美景 ,就這樣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地過去了,然而榮華易逝,容顏易老,一個年老色衰的藝人再也沒有人靠近了,她象一只被人玩壞的玩具一樣被那些富貴子弟們所拋棄 。“門前冷落鞍馬稀”正是封建時代包括琵琶女在內的許多歌舞藝人晚年的形象寫照。于是她不得不落得“老大嫁作商人婦 ”,將自己的后半生寄托在商人身上。然而,一個喪失了花容月貌的老藝人豈能拴住重利輕情的商人之心?于是“商人重利輕別離 ”,男人離家經商,婦人獨守空閨,又成了她們必然的結局。她想嫁人找個歸宿,借以慰藉自己心靈的愿望又一次落空了。詩人以“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結束了琵琶女的傾訴。日有所思,則夜有所夢,所謂“忽夢”并非偶然,“夢啼”也是白日情感的再現,回憶辛酸的往事,面對眼下的痛苦遭遇,她不由得老淚縱橫,脂粉合流。

      詩人在《序》中說 :“予出官二年 ,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 。”詩歌的最后一段就是由歌女的淪落,聯想到自己的屈遭貶官。詩人和歌女同是“ 天涯淪落人”,他們都身懷絕技,具有非凡的才華,卻又同樣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遭到封建制度的遺棄和扼殺。詩歌強烈傾訴了詩人對自己不幸貶官 、壯志難酬的滿腔悲憤。“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心曾相識”一聯融議論于敘事之中,其中所含的哲理章蘊 ,耐人回味 ,千百年來 ,一直被廣為傳誦。“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以杜鵑啼血和哀猿悲叫兩個意象的描寫,因景生情,恰到好處地表現出詩人羈旅在外而想念家鄉的心情。下文更以苦酒獨酌 ,嘔啞嘲哳之山歌村笛上承“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極力渲染謫居潯陽的痛苦與不幸,同時也與歌女的琵琶仙樂作了強烈的對比。最后以琵琶女的二次演奏,詩人淚濕青衫作結。所謂“滿座重聞皆掩泣 ”,是描繪音樂效果之動人,是上承第二段中對琵琶演奏的細致描寫 ,而“ 江州司馬青衫濕”,以詩人泣淚最多上承“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描寫,由歌女的不幸,痛感自己的被貶,推己及人,既為琵琶女的不幸身世而泣 ,也為自己的壯志難申而哭 。青衫 :唐代八 、九品官所穿的官服。作者時任江州司馬,是五品官,應著淺紅色。說青衫意在表達自己的淪落身份。宋人洪邁說 :“白樂天《琵琶行》一篇,讀者但羨其風姿,敬其詞章。至形于樂府,詠歌之不足,遂以為真為長安故倡所作。……樂天之意,直欲抒寫天涯淪落之恨耳 。”這段話點明了詩的主題,但就全詩所表現的思想內容而言,此詩也表現了詩人對一個處于社會最底層的女藝人的真摯同情。她有可悲的不幸命運,詩人則被貶出京,社會地位雖不同,但在身懷才藝而不被重用,以至淪落天涯,這一點上是相通的。因此,詩人將“滿腔遷謫之感,借商婦以發之,有同病相憐之意焉”(《唐宋詩醇》卷二十二)。

      全詩對琵琶女的出色演奏進行了細致的描寫,她的不幸遭遇激起了詩人強烈的共鳴;而詩人悲苦的貶謫生活,也深深打動了女藝人的心。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 ”,因而很容易互相同情、憐惜,產生感情的交流。詩人正是用飽含著豐富感情的筆觸,來敘述故事、描繪場景、刻畫人物,從而成功地塑造了琵琶女和詩人這兩個鮮明的藝術形象。

      對琵琶女的描寫尤為出色。她早年春風得意,中年門前冷落,晚年獨守空閨,其不幸遭遇極富典型性;同時詩人所塑造的這個藝術形象又極富個性特色,她青春年少時的美麗、她的多才多藝,她悲慘的身世以及“猶抱琵琶半遮面”時的羞愧、哀怨都是與眾不同的,這個形象體現了個性與共性的統一。從詩歌的結構看 ,此詩所敘述的故事并不復雜,但借助詩人高超的藝術功力 ,情節安排得波瀾起伏、錯落有致;材料剪裁,詳略得當。對兩次琵琶演奏的描寫 ,前一次大筆潑墨 ,第二次惜墨如金,前為實寫,后為虛寫,二者都取得了驚人的藝術效果。在語言方面,詩語樸素平實,流暢自然,韻律和諧,富有音樂美 。《唐宋詩醇》稱這首詩“比興相緯,寄托遙深 ,其意微而顯,其音哀以思,其辭離已則”,與杜甫的《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同為千秋絕調”。千百年來,一直為人們所喜愛。
      相關詩詞
      1
      [唐]
      杜甫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

      大歷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娘 舞劍器,壯其蔚跂,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 開元三載,余尚童稚,記于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 瀏漓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 曉是舞者,圣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 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非盛顏。 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 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帖,數常于鄴縣見公孫大娘 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展開全文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
      梨園弟子散如煙,女樂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收起
      頂部
      视频快速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