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1pnnj"><dfn id="1pnnj"></dfn></sub><sub id="1pnnj"></sub>

<sub id="1pnnj"><var id="1pnnj"></var></sub><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output id="1pnnj"></output></var></address>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

        <sub id="1pnnj"></sub>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sub id="1pnnj"></sub><address id="1pnnj"></address>

                  <address id="1pnnj"><var id="1pnnj"><ins id="1pnnj"></ins></var></address>

                      <sub id="1pnnj"></sub>
                    <sub id="1pnnj"></sub>

                    青玉案 元夕

                    [宋]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注釋】
                      ①按稼軒弟子范開《稼軒詞》的編次,此詞當作于淳熙十四年(1187)前、閑居帶湖期間。然詞的內容卻極似臨安元夕風光。所以有人將詞的作期提到乾道后或淳熙初,以切合稼軒在京城的蹤跡。以其作期難定,權置于此。元夕:陰歷正月十五的晚上,稱元夕、元宵。因有上燈的習俗,也稱燈節。  上片寫景。天地空三者融匯一氣,燈月交輝,光流香溢,喧囂動蕩而如顛似狂、似癡如醉,一派承平歡騰景象濃縮于匹匹三十三字中。下片由景而入,然猶為結韻映襯鋪墊,“眾里”以下,這才全力一搏,翻出主旨,但仍不正面繪形,“那人”自甘冷落之孤高幽獨情懷,卻于“燈火闌珊處”深深自見。
                      ②“東風”三句:描繪元夕焰火之燦爛。宋人《武林舊事》載臨安元夕時說:“宮漏既深,始宣放焰火百馀架,于是樂聲四起,燭影縱橫,而駕始還矣。大率效宣和(北宋徽宗年號)盛際,愈加精妙。”此言焰火乍放如東風吹開千樹火花,落時又如東風吹灑滿天星雨。按:一說“花樹”“星雨”,指樹上彩燈和空中的燈球。
                      ③寶馬雕車:富貴之家的華麗車馬。香:兼指車上涂料的香氣和車中女子的脂粉香氣。
                      ④“鳳簫”三句:描繪元夕樂聲四起,魚龍飛舞,徹夜狂歡的場景。風簫:簫聲若鳳鳴,以鳳簫美稱之。相傳春秋時蕭史善吹簫,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并為之筑鳳臺。蕭史吹簫引來鳳鳥,遂與弄玉升天仙去。(《列仙傳》)此處泛指音樂。玉壺:喻月,言月冰清玉潔。按:一說指白玉制成的燈。光轉:指月光移轉。魚龍:魚龍舞原是漢代“百戲”的一種(參見《漢書·西域傳贊》),這里當指扎成魚龍(鳥、獸)形狀的燈。舞:作動詞用。
                      ⑤“蛾兒”兩句:描繪觀燈女子的盛裝情態。《宣和遺事》載北宋汴京元夕,“京師民有似雪浪,盡頭上帶著玉梅、雪柳、鬧蛾兒,直到鰲山下看燈”。《武林舊事》記南宋臨安元夕亦云:“婦人皆戴珠翠、鬧蛾、玉梅、雪柳……而衣多尚白,蓋月下所宜也。”蛾兒、雪柳:都是宋代婦女元宵所戴的頭飾,謂其麗裝出游。李清照《永遇樂》詞:“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捻金雪柳即雪柳黃金縷,是一種以金為飾的雪柳。盈盈:儀態嬌美。暗香:女子身上發出的幽香。按:有人以為這兩句寫作者偶遇的一位姑娘,即下文的“那人”。
                      ⑥眾里:人群中。千百度:千百次。驀(mò莫)然回首:突然回頭。闌珊:燈火零落稀少。按:梁啟超稱這三句:“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藝衡館詞選》)王國維則以此為“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中的“第三種境界”。(《人間詞話》)意為經過漫長的孜孜以求,終于有所發現,獲得事業和學問的成功。
                    -----------轉自“羲皇上人的博客”-----------
                    ①元夕:陰歷正月十五日為元宵節,是夜稱元夕或元夜。
                    ②花千樹:花燈之多如千樹開花。
                    ③星如雨:指焰火紛紛,亂落如雨。
                    ④玉壺:指月亮。
                    ⑤魚龍舞:指舞魚、龍燈。
                    ⑥蛾兒、雪柳、黃金縷:皆古代婦女的首飾。這里指盛妝的婦女。
                    ⑦盈盈:儀態美好的樣子。
                    ⑧驀然:突然,猛然。
                    ⑨闌珊:零落稀疏的樣子。

                    【評解】

                    此詞極力渲染元宵節觀燈的盛況。先寫燈火輝煌、歌舞騰歡的熱鬧場面。花千樹,
                    星如雨,玉壺轉,魚龍舞。滿城張燈結彩,盛況空前。接著即寫游人車馬徹夜游賞的歡
                    樂景象。觀燈的人有的乘坐香車寶馬而來,也有頭插蛾兒、雪柳的女子結伴而來。在傾
                    城狂歡之中,詞人卻置意于觀燈之夜,與意中人密約會晤,久望不至,猛見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結尾四句,借“那人”的孤高自賞,表明作者不肯同流合污的高潔品
                    格。全詞構思新穎,語言工巧,曲折含蓄,余味不盡。

                    【集評】

                    彭孫遹《金粟詞話》:稼軒“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秦、周之佳境也。
                    譚獻《譚評詞辨》:稼軒心胸發其才氣,改之而下則擴。起二句賦色瑰異,收處和
                    婉。
                    王國維《人間詞話》:古今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
                    “昨夜西風凋玉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
                    處。”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晏、歐諸公所
                    不許也。
                    《唐宋詞選析》人們稱贊辛棄疾的豪放沉郁的詞作,也贊美他婉約含蓄的詞作,這
                    首《青玉案》詞就是這后一方面的代表作之一,歷來多有美評。它的好,在于創造出了
                    一種境界。


                    --------------------------------
                    古代詞人寫上元燈節的詞,不計其數,辛棄疾的這一首,卻沒有人認為可有可無,因此也可以稱作是豪杰了。然而究其實際,上闋除了渲染一片熱鬧的盛況外,并無什么獨特之處。作者把火樹寫成與固定的燈彩,把“星雨”寫成流動的煙火。若說好,就好在想象:東風還未催開百花,卻先吹放了元宵節的火樹銀花。它不但吹開地上的燈花,而且還從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燃放的煙火,先沖上云霄,而后自空中而落,好似隕星雨。然后寫車馬、鼓樂、燈月交輝的人間仙境——“玉壺”,寫那民間藝人們載歌載舞、魚龍漫衍的“社火”百戲,極為繁華熱鬧,令人目不暇接。其間的“寶”也,“雕”也“鳳”也,“玉”也,種種麗字 ,只是為了給那燈宵的氣氛來傳神來寫境,大概那境界本非筆墨所能傳寫,幸虧還有這些美好的字眼,聊為助意而已。
                    上闋,專門寫人。作者先從頭上寫起:這些游女們,一個個霧鬢云鬟,戴滿了元宵特有的鬧蛾兒、雪柳,這些盛裝的游女們,行走過程中不停地說笑,在她們走后,只有衣香還在暗中飄散。這些麗者,都非作者意中關切之人,在百千群中只尋找一個——卻總是蹤影難覓,已經是沒有什么希望了。⋯⋯忽然,眼睛一亮,在那一角殘燈旁邊,分明看見了,是她!是她!沒有錯,她原來在這冷落的地方,還未歸去,似有所待!
                    發現那人的一瞬間 ,是人生精神的凝結和升華,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銘篆,詞人竟有如此本領,竟把它變成了筆痕墨影,永志弗滅!—讀到末幅煞拍,才恍然大悟:那上闋的燈、月、煙火、笙笛、社舞、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下闋的惹人眼花繚亂的一隊隊的麗人群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而且,倘若無此人,那一切又有什么意義與趣味呢!
                    此詞原不可講,一講便成畫蛇,破壞了那萬金無價的人生幸福而又辛酸一瞬的美好境界。然而畫蛇既成 ,還須添足 :學文者莫忘留意,上闋臨末,已出“一夜”二字,這是何故?蓋早已為尋他千百度說明了多少時光的苦心癡意,所以到了下闋而出“燈火闌珊 ”,方才前后呼應,筆墨之細,文心之苦,至矣盡矣。可嘆世之評者動輒謂稼軒“豪放 ”,“豪放”,好象將他看作一個粗人壯士之流,豈不是貽誤學人嗎?
                    王靜安《人間詞話》曾舉此詞,以為人之成大事業者,必皆經歷三個境界,而稼軒此詞的境界為第三即終最高境界 。此特借詞喻事 ,與文學賞析并無交涉,王先生早已先自表明,吾人在此無勞糾葛。
                    從詞調來講,《青玉案》十分別致,它原是雙調,上下闋相同 ,只是上闋第二句變成三字一斷的疊句,跌宕生姿。下闋則無此斷疊,一片三個七字排句,可排比,可變幻,隨詞人的心意,但排句之勢是一氣呵成的,單單等到排比完了,才逼出煞拍的警策句。

                    辛棄疾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人。南宋豪放派詞人、將領,有“詞中之龍”之稱。與蘇軾合稱“蘇辛”,與李清照并稱“濟南二安”。

                    辛棄疾生于金國,少年抗金歸宋,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著有《美芹十論》、《九議》,條陳戰守之策。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后被彈劾落職,退隱山居。開禧北伐前后,相繼被起用為紹興知府、鎮江知府、樞密都承旨等職。開禧三年(1207年),辛棄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贈少師,謚號“忠敏”。

                    辛棄疾一生以恢復為志,以功業自許,卻命運多舛、備受排擠、壯志難酬。但他恢復中原的愛國信念始終沒有動搖,而是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于詞作之中。其詞藝術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其詞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典故入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現存詞六百多首,有詞集《稼軒長短句》等傳世。

                    推薦詩詞

                    鵲橋仙·月朧星淡(宋·謝薖)

                    月朧星淡,南飛烏鵲,暗數秋期天上。錦樓不到野人家,但門外、清流疊嶂。
                    一杯相屬,佳人何在,不見繞梁清唱。人間平地亦崎嶇,嘆銀漢、何曾風浪。

                    祭書神文 (近代·魯迅)

                    上章困敦之歲,賈子祭詩之夕,會稽戛劍生等謹以寒泉冷華,祀書神長恩,而綴之以俚詞曰:
                    今之夕兮除夕,香焰絪缊兮燭焰赤。錢神醉兮錢奴忙,君獨何為兮守殘籍?華筵開兮臘酒香,更點點兮夜長。人喧呼兮入醉鄉,誰薦君兮一觴。絕交阿堵兮尚剩殘書,把酒大呼兮君臨我居。湘旗兮蕓輿,挈脈望兮駕蠹魚。寒泉兮菊菹,狂誦《離騷》兮為君娛。君之來兮毋徐徐,君友漆妃兮管城侯。向筆海而嘯傲兮,倚文冢以淹留。不妨導脈望而登仙兮,引蠹魚之來游。俗
                    丁傖父兮為君仇,勿使履閾兮增君羞。若弗聽兮止以吳鉤,示之《丘》《索》兮棘其喉。令管城脫穎以出兮,使彼惙惙以心憂。寧招書癖兮來詩囚,君為我守兮樂未休。他年芹茂而樨香兮,異籍以相酬。

                    江村(唐·杜甫)

                    清江一曲抱村流,長夏江村事事幽。
                    自去自來堂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
                    老妻畫紙為棋局,稚子敲針作釣鉤。
                    多病所須唯藥物,微軀此外更何求。

                    南澗中題(唐·柳宗元)

                    秋氣集南澗,獨游亭午時。回風一蕭瑟,林影久參差。
                    始至若有得,稍深遂忘疲。羈禽響幽谷,寒藻舞淪漪。
                    去國魂已遠,懷人淚空垂。孤生易為感,失路少所宜。
                    索寞竟何事,徘徊只自知。誰為后來者,當與此心期。

                    到村(唐·杜甫)

                    碧澗雖多雨,秋沙先少泥。蛟龍引子過,荷芰逐花低。
                    老去參戎幕,歸來散馬蹄。稻粱須就列,榛草即相迷。
                    蓄積思江漢,疏頑惑町畦。稍酬知己分,還入故林棲。

                    梁甫吟(漢·漢無名氏)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里。
                    里中有三墳,累累正相似。
                    問是誰家墓,田疆古冶氏。
                    力能排南山,又能絕地紀。
                    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
                    誰能為此謀,相國齊晏子。

                    夷門歌(唐·王維)

                    七雄雄雌猶未分,攻城殺將何紛紛。
                    秦兵益圍邯鄲急,魏王不救平原君。
                    公子為嬴停駟馬,執轡愈恭意愈下。
                    亥為屠肆鼓刀人,嬴乃夷門抱關者。
                    非但慷慨獻良謀,意氣兼將身命酬。
                    向風刎頸送公子,七十老翁何所求。

                    山家(唐·張繼)

                    板橋人渡泉聲,茅檐日午雞鳴。
                    莫嗔焙茶煙暗,卻喜曬谷天晴。

                    冬日梅窗書事四首 其一(宋·朱淑真)

                    明窗瑩幾凈無塵,月映幽窗夜色新。
                    惟有梅花無限意,射人又放一枝春。

                    月夜(唐·杜甫)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
                    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云鬟濕,清輝玉臂寒。
                    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视频快速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