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 id="or7m4"><dl id="or7m4"></dl></b>

        <wbr id="or7m4"><big id="or7m4"></big></wbr>
      2. <u id="or7m4"></u>
        1. 長相思·山一程

          [清] 納蘭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
          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
          故園無此聲。
          【注釋】

          榆關:山海關。

          那畔:那邊,指關外。

          聒:喧鬧,嘈雜。

          故園:故鄉,家園。


          【古詞今譯】

          翻過一座座山,越過一倒倒水,我隨同護駕的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地向山海關進發。天黑了,營帳中燃起了盞盞燈火,壯麗輝煌。夜深了,不知道什么時候,營帳外忽然風雪交加,陣陣風雪聲攪得人無法入眠。同樣的寒夜風雪之聲,卻覺得和家鄉截然不同。



          【賞析】
          納蘭性德(1655-1685),字容若,滿族正黃旗人,是明珠的長子。本詞寫于康熙二十一(1682)年,時值伴隨康熙帝出山海關,祭祀長白山。當時納蘭性德年僅27歲,正值年輕氣盛之時。但是全詞讀起來,卻不讓人輕松,似乎是有心無力之狀。

          “山一程,水一程”描寫的是伴隨皇帝出行時的一路上的風景,也有山回水之意。“一程”又“一程”,走了一山又一山,過了一河又一河,就像一個趕路的行者騎在馬上,回頭看看身后走過的路的感嘆。如果說“山一程,水一程”寫的是身后走過的路,那么“身向榆關”寫的就應該是作者往前瞻望的目的地。“榆關”就是山海關,作者是在伴隨皇帝去山海關以外還有很遠的長白山,“那畔行”正是說明此行的最終目的地不是“榆關”,而是在“榆關”的“那畔”。 “那畔行”三字是通俗化語言,“那畔”猶如“那廝”,“那邊”,“那處”,作者會脫口而出此俗語,很顯然既有一種放松,也有一種不情愿。

          “夜深千帳燈”這一句寫出了皇上遠行時候的壯觀。想象一下那副場景吧,風雪中,夜幕下,在群山里,一排排營帳里透出的耀眼的燈光,景象該是何等的壯觀!
          “風一更,雪一更”,“更”是指時間,舊時夜里的一種計時單位,和上面的“一程”所指的路程,形成了工整的對仗。“聒碎鄉心夢不成”,夜里,寒冷的風雪吹打著帳篷,作者怎么也睡不著,失眠了,于是于寂寞無奈之中數著更數,感慨萬千,又開始思鄉了,因此才有“故園無此聲”。其實并不是“故園無此聲”,而是以往在故園有親人,有天倫之樂,讓自己沒有機會睡帳篷、聽風雪,在溫暖的家里也不會覺得寒冷,而此時此地,遠離家鄉,才分外的感覺到了風雪異鄉旅客的情懷。由此才覺得“故園無此聲”。
          總的來說,這首詞寫得很傳神,很動情,然而狀觀之處卻體現不出作者的大氣魄來,這可能源于他宦官家庭出身,父親謹慎為官的教育,也可能源于他內心深處的某中不悅。不過這樣一來,恰恰又集豪放與婉約于一體之大成,凝煉出中華詞壇上一顆風骨神韻俱佳的燦爛明珠,深得后人的喜愛和傳誦。

          竇鳳才
          [ur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axon.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b52fb0100axon.html[/url]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葉赫那拉氏,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清朝初年詞人,原名納蘭成德,一度因避諱太子保成而改名納蘭性德。大學士明珠長子,其母為英親王阿濟格第五女愛新覺羅氏。

          納蘭性德自幼飽讀詩書,文武兼修,十七歲入國子監,被祭酒徐元文賞識。十八歲考中舉人,次年成為貢士。康熙十二年(1673年)因病錯過殿試。康熙十五年(1676年)補殿試,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賜進士出身。納蘭性德曾拜徐乾學為師。他于兩年中主持編纂了一部儒學匯編——《通志堂經解》,深受康熙皇帝賞識,為今后發展奠定基礎。

          納蘭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五月三十日(1685年7月1日)溘然而逝,年僅三十歲(虛齡三十有一)。納蘭性德的詞以“真”取勝,寫景逼真傳神,詞風“清麗婉約,哀感頑艷,格高韻遠,獨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側帽集》、《飲水詞》等。

          推薦詩詞

          代放歌行(南北朝·鮑照)

          蓼蟲避葵堇,習苦不言非。
          小人自齷齪,安知曠士懷。
          雞鳴洛城里,禁門平旦開。
          冠蓋縱橫至,車騎四方來。
          素帶曳長飚,華纓結遠埃。
          日中安能止,鐘鳴猶未歸。
          夷世不可逢,賢君信愛才。
          明慮自天斷,不受外嫌猜。
          一言分圭爵,片善辭草萊。
          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臺。
          今君有何疾,臨路獨遲回。

          春日雜書十首 其八(宋·朱淑真)

          一年妙處清明近,已覺春光大半休。
          點檢芳菲多少在?翠深紅淺已關愁。

          嘏辭(先秦·先秦無名)

          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無疆。
          于女孝孫。來女孝孫。
          使女受祿于天。宜稼于田。
          眉壽萬年。笏替引之。

          蝶戀花 戊申元日立春席間作(宋·辛棄疾)

          誰向椒盤簪彩勝。整整韶華,爭上春風鬢。往日不堪重記省。為花長把新春恨。春未來時先借問。晚恨開遲,早又飄零近。今歲花期消息定。只愁風雨無憑準。

          夢江南/憶江南(宋·賀鑄)

          九曲池頭三月三。柳毿毿。香塵撲馬噴金銜。涴春衫。苦筍鰣魚鄉味美,夢江南。閶門煙水晚風恬。落歸帆。

          二郎神·炎光謝(宋·柳永)

          炎光謝。過暮雨、芳塵輕灑。乍露冷風清庭戶,爽天如水
          ,玉鉤遙掛。應是星娥嗟
          久阻,敘舊約、飆輪欲駕。極目處、微云暗度,耿耿銀河
          高瀉。

          閑雅。須知此景,古今無價。運巧思、穿針樓上女,抬粉
          面、云鬟相亞。鈿合金釵
          私語處,算誰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間,占得歡娛,年
          年今夜。

          浣溪沙(清·納蘭性德)

          誰念西風獨自涼
          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得潑茶香
          當時只道是尋常

          好事近·秋曉上蓮峰(宋·陸游)

          秋曉上蓮峰,高躡倚天青壁。
          誰與放翁為伴,有天壇輕策。
          鏗然忽變赤龍飛,雷雨四山黑。
          談笑做成豐歲,笑禪龕榔栗。

          蝶戀花 別范南伯(宋·楊炎正)

          離恨做成春夜雨。添得春江,劃地東流去。
          弱柳系船都不住。為君愁絕聽鳴櫓。
          君到南徐芳草渡。想得尋春,依舊當年路。
          后夜獨憐回首處。亂山遮隔無重數。

          春日雜書十首 其五(宋·朱淑真)

          卷簾月掛一鉤斜,愁到黃昏轉更加。
          獨坐小窗無伴侶,凝情羞對海棠花。

          相關作者
          视频快速播放